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聂树斌案“线年受审 聂家属获旁听证

[日期:2019-09-10] 浏览次数:

  作为1994年一桩强奸杀人案“凶手”,河北石家庄人聂树斌1995年被执行死刑。2005年,河北广平县人王书金在河南主动向警方供述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死4人,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与聂树斌案高度重合。“一案两凶”引发舆论长期以来对聂树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质疑。

  今天,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书金强奸杀人案。代理律师表示,王书金否认了此前流传的自己将翻供的说法。聂树斌家属昨天取得了两张旁听证。

  2005年1月,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被河南警方抓获,他供述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死4人,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在移交给河北省警方后,王书金得知这桩案件早就被侦破,“凶手”聂树斌已在10年前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并很快执行。

  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主要理由是“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并于当年进行了二审开庭。

  2013年6月21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王书金强奸杀人案将于6月25日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这将是王书金案二审的再次开庭。

  “王书金案时隔6年后才再次开庭,时间确实拖得久了些,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但王书金案中有些情节疑似涉及另外的案件,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确保事实准确为先,所以才导致时间跨度较大。”对于王书金案久拖不审的质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位法官这样告诉记者。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认为,王书金案之所以受到媒体广泛关注,一个重要因素是与聂树斌案有关联,这也是王书金上诉的主要内容,“一审时公诉机关认为王书金供述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犯罪案件查无实据,我认为这种认定是错误的,目的可能是与聂树斌案切割开来,因为如果不认定王书金的这一犯罪事实,就很难再说聂树斌是冤枉的。”

  据朱爱民透露,被告人王书金在2005年1月接受河南荥阳警方审讯时,就曾供述自己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强奸杀害一名妇女。

  移交给河北广平警方后,王书金又供述过同样的犯罪事实,而当时外界还没有开始关注聂树斌案,可以说王书金是在没有任何外界信息来源的情况下作出这些供述的,因此这些供述可信度极高。王书金案被媒体曝光后,聂树斌案才得到舆论高度关注。

  近日有传言称,王书金庭审时将翻供。昨天,王书金代理律师朱爱民在磁县看守所会见了王书金,王书金就传言明确表示,不会翻供,不会否认在石家庄作案的情况。

  昨天上午9点半多,律师朱爱民一行来到距邯郸市约30公里的磁县看守所,对王书金进行审前会见。朱爱民在看守所内与王书金进行了约一个多小时的会谈。走出看守所后,朱爱民告诉记者,王书金目前的精神状态,比6年前时好了很多。前段时间,王书金得了糖尿病,看守所把他送到医院去了,经治疗已经得到控制。

  此前曾有消息称,王书金会在庭审时翻供,否认自己先前曾交代的在石家庄西郊所做的强奸杀人案,这将对聂树斌案的平反产生重大反作用。朱爱民说,他把这个传言告诉了王书金后,王书金称“那个是不存在的,是不可能的事情”。王书金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在庭审中翻供,仍将坚持承认这起案件。

  昨天下午,当年参与王书金案件侦查的一位公安系统知情人士表示,王书金在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在审讯中主动供述了在石家庄所做下的这起案件。当时,公安机关和王书金均不知道聂树斌已被执行死刑。按照侦查情况,王书金今日开庭审理时翻案的可能性不大,也不应该翻案。

  自从王书金案出现后,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就踏上了漫长的上访之路,她告诉记者,聂树斌被抓前从未有过任何异常举动,她一直怀疑儿子是被冤枉的。王书金案更加坚定了她的这一想法,“不管这个案子对与错,不可能有两个凶手,这次虽然审的是王书金,我也要去现场听听。”

  昨天下午,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一行七人从石家庄赶到了邯郸。在稍事休息后,张焕枝一行来到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提交了相关证件后,经过法院审核,他们获得了两张旁听证。

  为了给儿子翻案,张焕枝聘请了律师,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请求撤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年对聂树斌做出的判决,依法对聂树斌案进行重新审理。“我每个月至少去一次河北省高院询问情况,每次法院都答复称你要耐心等待,我们一直在做工作。”

  对于即将再次开庭的王书金案,张焕枝充满了期待,“虽然不是再审聂树斌案,但这毕竟是往前走了一步。”

  不过聂家聘请的代理律师刘博今没那么乐观,他认为,此次开庭审理很可能会维持原判,毕竟“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已经过去19年了,很多证据不好搜集,仅凭王书金的口供很难定案,而一旦出现这样的结果将增加聂树斌案翻案的难度。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目前还没有就是否再审聂树斌案做出明确表态,也拒绝了刘博今对聂树斌案卷宗阅卷的申请。对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表示,聂树斌案仍在依法核查中,该案案情复杂,涉案证据材料较多,一些证据材料时间跨度大,对相关证人证言的核查比较复杂,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由于还没有确定再审聂树斌案,所以律师暂时无法阅卷。

  河北省政法委一位负责人表示,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引发舆论持续关注,河北政法部门坚决支持媒体对司法公正的监督,但也希望媒体尊重法律,不要直接用“冤案”等字眼提前进行“舆论审判”。这位负责人强调:司法部门一定会公正审理王书金案,金多宝347000马会资料共建一带一路将持续展,一旦聂树斌案核查工作结束,也会向社会公布结果。

  据了解,在2007年4月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的上诉中,王书金表示,关于1994年8月5日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的事实,一审法院没有认定他属于重大立功是错误的。在上诉状中,王书金称,自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不愿意看到他人因为自己的原因承担死刑的刑罚。给别人的家庭带来伤害和不幸,这是自己所不愿意看到的。对于石家庄玉米地案件,王书金强调,自己是带着一颗悔罪的心来正视这个问题,希望能还事实的本来面目,还冤枉的人一个清白,也还社会一个公道。王书金最后称,希望法庭能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他也深感这个希望是不能实现的,但他还是提出来,希望法庭能考虑。

  据王书金代理律师朱爱民介绍,此次再审距上次开庭已过去6年多,各相关部门在调查、提审王书金时,都会触及聂树斌的问题,王书金始终表示,聂树斌这个案子,他绝不像有些人传说的那样是替人抗灾,他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承担。